你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刘伯温的资料 >

《艳客劫》有一种女子叫胡颜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思念的都是她

发布时间: 2022-08-29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如今生活在步伐如此忙碌的社会,能躲在被窝里面看一本好的小说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,一茶,一小说,可以享受属于自己独处的时光。可大家难免某一时刻会陷入了书荒的境地,不用担心,今天小编推荐的是:

  短书评:《艳客劫》有一种女子叫胡颜,一路行来,各路美男子思念的都是她有一种女子,她叫胡颜,她是女祭司,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,都格外招人恨。偏偏,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。一路行来,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,唔,承认吧,是想着如何虐死她!胡颜却觉得,这世上,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,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?

  一处天然洞穴的墙壁上,爬满了喜阴的植被,开着幽兰色的小花。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,被以七星北斗的布局,镶嵌在洞穴的顶部。空气中浮动着一种淡香。那若有若无的味道有几分清冽,可细闻之下,又偏偏生出了那么一缕缕的靡丽。薄如蝉翼的淡青色帷幔,如一只静开的莲,层层叠叠地垂在白玉床的周围。床上,交错着两只人影,影影绰绰看不清,却有痛苦的低吟传出。花青染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,衣襟大开,www.11550c.com裸露着的瓷白肌肤上,布满了青紫色的淤痕,以及……用血绘出的暗红色复古图腾。他那绸缎般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白玉床上,随着他身体的轻颤而微微滑动着。他的眉峰微触,挺直的鼻峰上隐见汗水,一张似花瓣般柔软的唇瓣紧紧抿着,似在承受着痛苦。胡颜悬身于花青染之上,一抹艳色红衣挂在单薄笔直的身体上,看不出妖媚,反而显得清冷了几分。她的脸上带着一副古朴的银制面具,看不清表情,唯那双眼泛着幽幽的光,在细细打量着花青染的反应。胡颜伸出近乎透明的纤纤玉手,缓缓抚过花青染起伏着的胸膛,在他的腹部用力一按!“呜……”花青染发出一声低哑的痛呼,身体随之弹起,修长的脖颈后仰,形成一道诱人的弧度。一滴汗,沿着他那精致的下颚,倾斜着划过修长的脖颈,隐入左侧性感的锁骨。花青染的身体再次软倒在白玉床上,就像任人揉搓的面团。汗水流淌而出,将那些复古的图腾冲洗得面目全非。胡颜吐出一口血,沿着面具滴落到花青染的身上,触目惊喜。她却混不在意,拢了拢红衣,翻身躺在了花青染的身边,缓缓闭上了双眼。片刻后,她睁开眼睛,动作缓慢地侧过身,单手支头,看着花青染醒来。花青染的黑色睫毛像两只蝴蝶的翅膀,轻轻地振翅后,缓缓睁开了双眼。那双眼睛初时有几分朦胧,就仿若江南的烟雨般惹人怜爱。两个呼吸间,朦胧退去,展露出银河般的浩瀚与瑰丽。花青染察觉到身旁有人,立刻警觉地坐起身,看向胡颜。他的起身过猛,只觉得一阵眩晕,身体禁不住晃了晃。胡颜枕着自己的手臂,慵懒且惬意。她的声音从银质面具下传出,充满了戏谑味道:“青帐暖床影轻摇。47113.com”花青染听闻,眸光一凛,瞪向胡颜。

  短书评:沈倾是帝都最声名狼藉的女人,她死那日,挫骨扬灰,帝都最富贵倾城的几个男人,却捧着她的骨灰红了眼眶…… 重生后,沈倾开直播。 “沈小姐,作为无数男人的人间妄想,请问在你眼中,爱情是什么?” “爱情啊,开始的时候,是光明,是信仰,是蜜里调油,后来才明白,爱情,不过是穿肠砒霜,饮下它,万劫不复,却也认了。”

  “沈小姐,请问您还有什么遗言么?”坐在沙发上的沈倾微微怔了一下,仿佛从落地窗打落进来的阳光,刺痛了她的眼,她的眼眶,瞬间发红,许久许久之后,她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。“有的,麻烦你们再帮我录制一条,等我去世后,送给……我丈夫。”镜头再次对准沈倾的脸,她那张脸,生得格外的清丽脱俗,左眼眼角一颗殷红的尾痣,又为这张脸增添了一抹勾魂摄魄的魅,颠倒众生,也不过如此。只是,此时她这张脸上,带着破碎的疼痛,颤巍巍的,仿佛随时都会崩裂。她极其缓慢地伸出苍白纤瘦的右手,当她的手覆在她那高高隆起的腹部的时候,她那张脸上,又有了璀璨的光芒,眉眼弯弯,仿佛眼角的那颗尾痣也活了。她这一次,没有再按她丈夫慕归程要求的,恭敬地喊他慕二少,而是喊了她记忆深处的他的那个名字,小九。“小九,我骗了你。我不是在被沈家收养后,才对你生出了好感,其实呀,早在我八岁那年,你从废墟中把我救出来的那一刻,我就认定你了。”“小九,我爱你呀,生生世世,只爱你。”小九,你再爱我一次,好不好?这句话,沈倾终究是没有说出口,因为她心里清楚,他永远都不会再爱她了。他嫌她脏。她又何必,死了都不忘自取其辱呢!柳絮纷飞,沈倾的思绪,也纷纷乱乱。回到倾城居的时候,她忽然想起,小时候,她和祁盛璟乱跑,碰到的那位大师对她说过的话。他劝她遁入空门,否则,她活不过二十四岁。那时候,祁盛璟说,什么大师!肯定是骗子,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还遁入空门!没想到,她还真活不过二十四岁。再有两个月,就是她二十四岁生日了。

  短书评:她是二十一世纪特种部队的女军医,一朝穿越成弃妃,娘家欺负,她狠狠回击,皇室紧逼,她进退适度,江湖追杀,她放毒回报,她是传说中的神医,活能死人起白骨,毒能无形索命!

  阳光明媚四月天,皇城的苏国公府里,据说苏家的嫡长女因为被太子退婚,转嫁给冷酷无情的残废王爷百里澈,跳进莲花池,险些一命呜呼。好在命够大,阎罗殿里转了一圈,又醒了过来。国公府便直接将人塞进花轿送去北平王府了。“都出去!”新房风,被抬进来的新郎官百里澈一进门,就沉声命令道。“王爷……”喜娘和下人们都觉得不合常理,欲要说什么。百里澈面色一冷:“出去。”甚至都没有去看任何人。新房里只剩下苏南烟,百里澈和左宿了,苏南烟的双手双脚都被绑着,心下也有些紧张,这个男人的声音太冷了,她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住。百里澈身体前倾,一把扯下苏南烟头上的盖头,太过用力,把凤冠也带着歪斜了一些,露出一张精致倔强的小脸。也抬着头,直视着她。苏南烟也紧张,不过再怎么说,穿越前,她可是天才军医,拆过炸弹,吃过枪子儿,什么风浪都经历过,此时面上还是很镇定的。不过,苏南烟看到百里澈第一眼的时候,心还是漏掉了一拍。今日大婚的百里澈仍然一身黑衣,虽然坐在椅子上,仍然气势逼人,散发着傲视天地的霸气,五官堪称完美,双眸似深潭,让人灵魂都为之沉醉的滟潋。“苏南烟!”百里澈冷冷吐出两个字,一边抬手扣住了苏南烟的下颚:“你不愿意嫁?”这分耻辱,他当然不会收!一个被退婚转嫁过来的女人,本就是他的耻辱,更别说这个女人还闹自杀!百里澈现在虽然残废坐在椅子上,可也是习武之人,常年征战,手腕的力道极大,捏得苏南烟生疼。她想反手推开,手脚被绑着,无法动作,只能忍了。出嫁前,母亲也过来嘱咐过她,北平王不是第一次娶妃了,也都是阀门贵女,却都自恃高贵,没有活过第二天的,所以,让她一切小心,能忍则忍。此时苏南烟有意低垂了眉眼,掩了自己的锋芒。眼下这情况,不能忍,也得忍了。

  大家觉得这三本小说怎么样?希望大家喜欢,然后多多添加关注和收藏哦,谢谢!在文末下方留言区评论,小编也能看到哦,如果书荒了也可以告诉小编。每天都有好书推荐。关注小编不迷路!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